什麼時候下音樂? — 影像與音樂的時間關係(上)

畫內音(寫實)/畫外音(非寫實)

在配樂前輩王希文的講座裡,他常常會提到「寫實」、「非寫實」的概念,不管在音樂劇或是電影配樂的呈現裡都是,因為一個正常人並不會走在路上突然間就開始有配樂幫下,甚至是開始唱歌(音樂劇)啊!這也是在電影聲音裡面一個最基礎的定義,知道什麼是畫內(diegetic sound)與畫外音(non- diegetic sound):畫內是在這個影像中的世界裡會出現的聲音,例如角色的對白、大部分的環境音、音效、畫面中我們看到的收音機播放出來的音樂及廣播、畫面中樂團演奏的音樂….,畫外則是不屬於這個畫面中/故事中該出現的聲音,如旁白、事後配上的電影配樂、特殊效果類的音效等。

所以,眼前的這場戲到底要有音樂嗎?

我想,除了直覺、常見的用法(例如遠景、動作追逐段落、蒙太奇段落、MOS 等,但常見有音樂的時刻,不代表這個個案放音樂就一定是最好的),我們可以從思考影像與音樂之間的平衡下手。

影像與音樂之間的平衡

所謂的平衡,不是指畫面多大,音樂就要下多重這種粗淺的想法,當然,如果這是一個完全非寫實的奇幻世界,那音樂可以挺豐富的,因為那是世界觀的一部分。但大部分時候,我們要先釐清這場戲在整部片的重要性,釐清這場戲想要傳遞出的主旨,思考影像上的表演夠了嗎?構圖與燈光營造出來的觀點是什麼?對白的比例與音效比例如何?等等,這些通常會透過與導演的討論進行,畢竟要掌握整個影像故事風貌的執行者是導演;身為配樂,我們要知道音樂不再獨立存在,而是在這段戲裡擔任的平衡的比例,以及成為操弄觀眾情緒及觀點的一員。讓我們想想:若演員情緒十分飽滿、劇情緊湊,且鏡頭處理是過肩鏡頭,對白又處處精華無法遺漏 — 這時候還下音樂,豈不是在造孽了?

當音樂不與影像同向

但如果是另一種情境 :在導演的觀點裡,這場戲想要表現角色的情緒害怕-失落-憤怒,然而演員在這段時間裡可能只展現了前面兩者,或是最後的「憤怒」,這時候其他的影像元素可能也只補足了20% — 就算身為觀眾可能覺得演員情緒飽滿、劇情緊湊、鏡頭語言也很豐富 — 音樂很可能仍會被要求來表現其他的情緒了。我們有時候會遇到這樣的情形,聽起來蠻合邏輯的,大部分時候也好感受。但在遇到這樣的情況時,我們也可以想想,這個當下影片想要傳達給觀眾的資訊,和其他處是否有相契合或規劃?假如音樂做出與影像上情緒不同的方向,那演員的表演肯定會被吃掉一些,假如這是一個中景,眼前的這位演員有能耐讓音樂去說這些話嗎?若音樂要帶給觀眾的訊息其實比演員自身重要,那就下吧,但如果不是,也許就要思考看看兩者的平衡。當然,下與不下的抉擇,也是與音樂層次、風格相牽連的,假如音樂的存在做到補足演員情緒、又帶出其他層次情緒(就像個可以演出一堆潛台詞的厲害演員一樣),那說不定下了是很好的,而這樣不一定是要音樂本身就可以傳遞訊息,可能是和影像的同步之後發現可以帶出這些訊息。

導演對於音樂的前置

許多時候,導演在事前 Story Board 階段思考戲的安排,或是接著在剪輯時所磨出的節奏與敘事中,最好要有一些音樂上的想法。否則可能會造成以下情況:

那好,假如決定這段音樂要下了,我們要用什麼方式讓音樂進入影像裡呢?

In / Out 點的時機與進出方式

在這之前(又來了XD),我要先來談談聲音與影像的時間關係,這部分,通常是導演、剪接會決定好的,但有時候也會落在音效混音的手中,而講完這個,音樂的部分也會更好理解。

  1. Straight Cut:就是讓聲音與影像完全同時剪接,換到下一場的時候,對話、環境音就是剛好進入下一場。常常在實務上,聲音後期還是會讓兩場戲的聲音有一個很快的 Crossfade(交叉淡化),通常是 1/4 格(大部分電影是一秒有24, 25 或 30 格)的長度,以防 Click 的情況。
  2. Hard or “bang” cut:當一個場景還在延續,結果突然間就是用聲音甩你一巴掌告訴你,嘿,我要 make a change!的情況。聽起來好像很糟,但其實也未必,當一個場景的意圖就是要讓角色之間有奇怪的尷尬、疏離,或是像在非現實情況下、或真的要凸顯某件事,也許會有這樣的做法。
  3. 一段長長的音樂,像是橋樑一樣,銜接了兩場戲(或甚至更多)。相對 Hard cut,這明顯軟化了剪接帶給人的感官刺激,也帶有點時間好像消逝、敘事不再是與順時俱進的意味。
  4. Fade Out/ Fade In:淡出與淡入,如同字面上,漸漸地讓聲音消失或是進入。大家可以想一下這會是什麼感覺,在對白、旁白上的作用,又和在音樂上的作用是一樣的嗎?
  5. Prelap,也叫做 J-cut(因為 J 這個字的形狀):也就是讓下一場的聲音、對白先進,然後才剪接。這會帶給觀眾一種預期的心理(當然),同時也會比 straight cut 給大家一種更有活力的感覺。
  6. Postlap,也是 L-cut(因為 L 這個字的形狀):與 J 相反,讓聲音延續到下一場,這樣當然有種讓這場戲變長的感覺,延伸了這場戲的情緒。
  7. 畫內音變成了配樂:例如在前一場戲中,有樂團現場演奏,但到下一場戲時,時空不同,樂團不在那,但演奏的音樂持續,且可能有點變化,成了下一場戲的配樂。
  8. 畫內音接起了幾場戲,但在這些戲中扮演不同的觀點(同時維持著 source 的角色):像是在前一場戲,大家在聽廣播聽見了一段話,接著下一場戲大家來到了那個廣播間,剛好繼續延續了那段話。這部分,也很適合想想看如果是音樂的話,身為配樂,又會怎麼寫呢?

--

--

電影配樂 / 作曲 / 遊戲音樂 / 劇場音樂 / 編曲,致力於電影音樂、世界音樂跨界推廣。 網站:https://www.texture-music.com/ 粉專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extureMusicTW/ 音樂創作、專欄邀約:contact@texture-music.com

Love podcasts or audiobooks? Learn on the go with our new app.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
有序音樂 Texture Music

有序音樂 Texture Music

233 Followers

電影配樂 / 作曲 / 遊戲音樂 / 劇場音樂 / 編曲,致力於電影音樂、世界音樂跨界推廣。 網站:https://www.texture-music.com/ 粉專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extureMusicTW/ 音樂創作、專欄邀約:contact@texture-music.com